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【红绿江湖】04集03回 作:潜龙
【红绿江湖】04集03回 作:潜龙
字数:6000


  另一邊廂,但見南凌雪踮起腳跟,在花翎玉的俊臉上親了一口,唇貼著唇的輕聲道:「你下面怎地愈來愈硬,受不住我這樣抱你麼?」話落,玉手往下移,隔著褲子握住那根堅硬的陽具,輕擼細玩。

  「喔……凌雪姐……」花翎玉美得渾身戰慄不已,整根陽具不住脈動起來。
  南凌雪輕輕咬著男人的下唇,柔聲細語道:「真是很可惜,雖然你已打通任督二脈,但目下仍未衝破蟬蛻神功第二層,師姐可不能貽害了你,讓你把肉屌進入我身體,享受師姐水沛汁多的牝穴,實在是有點可惜!」

  花翎玉自小到大,備受四香姬疼愛,南凌雪仍四香姬中年紀最輕,只比花翎玉長了幾歲,但在性格上,卻是四香姬中最豪邁爽直,直來和花翎玉無話不談,最是投機的一個。雖然如此,但這種放浪形骸的言語,花翎玉還是首回聽見,此刻聽著,全身慾火飛騰,霎時間,整個人都騷動起來,

  南凌雪是個琉璃球兒,見頭知尾,光憑花翎玉那雙火辣辣的目光,已知他情興已動,便再放些言語撥弄他,下多幾分媚藥道:「師姐今晚雖然不能給你,但你若想看我的身子,師姐會如你所願。」邊說邊握緊陽具,著情把玩。

  花翎玉登時神爽智飛,下身玉龍連連抖了幾下,更見筋盤筆立,再也顧不了那麼多,大手已移到美人胸前,握住她一隻玉乳,著手果然豐挺飽滿,確是一對人間極品。

  南凌雪的身子微微一顫,美意頓生,再見他猴急如斯,便道:「說到身材樣貌,師姐確實無法和你的筱兒相比,但你若不嫌棄,凌雪姐今晚就留下來陪你,可好?」

  「我……我又怎會嫌棄凌雪姐!」花翎玉欲言又止,最後道:「但……但翎玉不敢!我就是……就是衝破了神功,亦不敢……不敢貿然冒犯師姐……」
  南凌雪沒待他說完,已用手掩住他嘴巴,眼如秋水的瞧著他,俏臉含春與他道:「你現在握住人家的奶子,又搓又揉,還說不敢冒犯!」

  「我……」花翎玉無言以對,正要移開手掌,卻被南凌雪引回原處:「師姐沒有怪你,更不准你放開手!」接著又道:「其實你不要這樣說,說到冒犯,這句說話應該是我說才對!以你這副身子,又怎能送在我這個人盡可夫的女人身上,只有你妻子筱兒,或是那個莆姑娘,她們才應該有這個資格。」

  「什麼人盡可夫?凌雪姐妳說得太嚴重了!如果妳沒有修習玄陰訣,身體亦不會產生這種變化,妳又怎能只怪自己!」

  南凌雪搖首一笑:「你這樣說可能有點道理,但外人卻不是這樣看!你可知道,妳的凌雪姐曾經有過多少個男人?」花翎玉搖了搖頭,南凌雪一笑道:「不妨說你知,我在十四歲上,已經開始和男人歡好,點點指頭已將近十年了,在這段日子裡,曾經進入我身體的男人,連我自己都不清楚。」

  花翎玉一笑:「凌雪姐長得天仙化人,自然會成為男人追求的目標。」
  「咱們不要再說這些了,好麼!」南凌雪張著水汪汪的美眸,瞧著花翎玉道:「現在師姐什麼都不想,只想留下來好好滿足你。」

  花翎玉想起當日南凌雪用口為自己解決,亦不禁心跳耳熱,手上漸漸加力,五根手指抓緊掌上的美肉,恣情狠揉。

  「唔!沒想你倒有一手,竟會弄得師姐如此舒服!」南凌雪以言語挑逗他:「感覺怎樣,可滿意師姐的身子?」

  「好,感覺太美妙了!」花翎玉道:「到目前為止,我只摸過師姐妳和筱兒,都是一般豐滿誘人,簡直讓人不捨放手。」說話方落,旋即發覺自己說錯了,認真來說,應該再加上莆緋珚才對。不免又想起當時的情景,暗忖:「其時我雖然迷迷糊糊,神智有點不清,但莆姑娘的奶子確實又圓又大,恐怕要比師姐和筱兒還要大上一些呢!」

  南凌雪悄悄挪一挪身子,騰出空間,好讓師弟獲得更多的滿足,說道:「剛才你見著筱兒投懷送抱,暖玉橫陳的張開雙腿,承受著你師父的大肉棒,口裡還不停發出嫵媚的呻吟,當時你的心情是怎樣,可否和師姐說?」

  「不要再說了,那個淫賊根本不是我師父,若非妳阻止我,當時我……我巴不得一掌斃了他!」

  南凌雪一笑:「你不要生氣,其實錯不在於浪,亦不能怪責筱兒,二人今日所做的事,實是宮主的意思。」

  「什麼?」花翎玉驚訝萬分,在他心裡只是想,自己母親怎可能要未來媳婦做這種事。

  「這確是實情。」南凌雪接著道:「其實於浪身懷一門陰陽秘學,名叫『容成大法』,不但能消解香蕊宮的玄陰訣,其中還有一種雙修之法,能夠藉著和女子交歡,把女方的陰元悄悄地吸了去,再使陰氣化作一股真元,導回女方的體內,達至歸全反真之效。這門雙修之法,對女子而言可謂獲益良多!一般尋常女子,不但能夠補陰益氣,還可根治陰虛肺燥;而對於練武的女子,則可迅速提升功力。便因為這個原故,宮主才會為咱們作出這個安排。」

  花翎玉聽後「呸」了一聲:「這種邪門妖術,你們豈能夠相信他。」

  南凌雪搖頭道:「這回你就不對了,他這門男女雙修,不但我和筱兒親身經歷過,便連宮主亦親自驗證,確實粲然顯著,不由你不信。」

  花翎玉即時瞪大眼睛,殊不相信自己的耳朵:「妳說……妳說母親已和那個淫賊……」

  南凌雪點頭道:「你不要怪責宮主,她是一宮之主,繼承家傳武功是當然的事,而玄陰訣是花家的祖傳秘學,身為宮主豈有不修習之理,而身懷玄陰訣的女子會怎樣,難道你還不清楚麼?」

  花翎玉立時無語,南凌雪一笑又道:「你可知道,於浪傾慕我家宮主已有十多年,他為了宮主,不停苦修武功,其目的都是為了得到宮主。更因為這樣,於浪才會這樣看重你,打算將自己一身武功傳給你,還將自己的義女許配給你,現在你明白了嗎!」

  饒是這樣,花翎玉一想到母親玉體橫陳的臥在床上,陰道裡包裹住於浪的大陽具,給他不停抽送肏幹,又叫花翎玉如可受得住。

  南凌雪看見他那咬牙切齒的模樣,亦知道一時間很難讓他接受這事實,當下微微一笑,將優美的櫻唇貼到他嘴前,柔聲道:「都是師姐不好,早知道就不和你說了,現在讓師姐好好補償你,好不好!」隨即動手解脫他身上的衣衫。
  花翎玉旋即醒轉過來,顫聲道:「凌雪姐,妳……妳這樣……」

  南凌雪一笑:「師姐剛才已經說了,今晚我會留在這房間,除了進入人家牝戶外,凌雪姐可以任你為所欲為,全部都依你。」說話間已將他的衣服卸下,只剩下身一條褲子,而那根筆挺的肉棒,早已撐起一個小帳篷,直桶桶的指向南凌雪。

  「那裡撐起這麼高,一定很辛苦了!」南凌雪邊說邊解開褲頭,接著往下一扯,一條巨龍立時彈跳而出,卻見龜頭紅殷殷的,甚是奪目誘人。

  南凌雪閱人不少,此刻見了此物也為之動容!二話不說,馬上蹲到他跟前,玉手提起玉龍,只覺那話兒熱乎乎、硬繃繃,亦不禁春心難抑,渾身都發燙起來:「好可愛的一根東西,真想一口吃掉它……」

  花翎玉低下頭來,怔怔的瞧著眼前的玉顏,正好和南凌雪目光相接,心神晃了一晃,卻見她面若春花,目似點漆,實是一個丰姿冶麗的大美人!見著如此麗色,花翎玉的心頭也自一蕩!

  「想不想師姐舔它?」南凌雪放出手段,抬起水眸看著他。

  花翎玉呆登登的只懂點頭,眼見南凌雪的櫻唇徐徐移近,隨即給一股溫濕牢牢包裹住:「喔……」一聲舒服的呼喚,自花翎玉口中送出,只覺龜頭頂瑞馬眼處,不住被舌尖來回撩撥,刺激得肉棒「噗噗」亂跳,幾乎便要發射出來。
  南凌雪口舌功夫異常了得,不論抓握舔刮,力度都恰到好處,在相互配合下,著實令人受用非常:「啊!凌……凌雪姐……」

  花翎玉仰起頭,閉上眼,享受著美人給予的慰情。

  只見南凌雪時吞時吐,不時將玉龍攏在手掌中,套捋搓弄,直把玩了炷香時間,直至花翎玉幾乎忍受不住,將射未射之際,方停下動作,緩緩站起身子寬衣解帶,一對美眸依然盯著跟前的師弟,口裡吐出誘人的說話:「你這根屌兒確實棒極了,雖然不及你師父粗長肥大,可硬度卻不輸於他,若然插入女子的花房,必定叫人快活死了!但可惜得很,師姐無法和你真個銷魂,若非這樣,我今晚一定不會放過你。」

  只見花翎玉呆瞪雙眼,看著南凌雪的衣衫一件接著一件,徐徐散落在地上,終於一具白雪無瑕的玉軀,亮晃晃的暴露在燭光前。

  南凌雪不但樣貌出眾,就連身子都如此惑人神思!見她綠柳蠻腰,雙乳成峰,襯著一雙修長優美的玉腿,嫋嫋娉娉,直是美到了極點!

  花翎玉不禁神搖目眩,心想:「原來師姐的身子是這麼美,實在不亞於筱兒。」
  南凌雪見他怔呵呵的呆站著,只盯著自己身體看,臉上不由露出一個嬌媚的笑容:「看你,眼也不眨的瞧著人家,是不是很喜歡師姐的身體?」

  花翎玉給她一問,連忙點頭道:「凌雪姐,妳……妳很美……」

  南凌雪囅然而笑:「我可比不上你的筱兒!」說著牽著他雙手,放到自己乳房上:「今晚師姐的身子都是你的了,想怎樣玩便怎樣玩……」接住踮起腳跟,送上香噴噴的櫻唇。

  花翎玉如何受得這般挑逗,當即十指一緊,牢牢抓住兩團美肉,頭一低,已吻上她小嘴。

  「唔……」南凌雪吐出一聲嬌吟,一手攀上花翎玉的脖子,一手握住堅挺的陽具,輕擼慢套,極盡綢繆纏綿.

  二人便這樣站在床榻前,摸乳弄屌,繾綣難終,也不知過了多久,南凌雪終於忍受不過,握緊手中的肉棒,直拖拉到床榻來,媚眼如絲道:「親我,用嘴舔我下面。」

  南凌雪立即坐在床上,主動劈開一對修長的雪腿,整個寶穴全然敞露在花翎玉眼前:「師弟你看見麼,人家下面都濕透了……」接著雙手撥開花唇,露出一團紅豔豔的蛤肉兒。

  剛才經過一番火熱的纏綿,花翎玉早已慾火難禁,此刻見著這等淫豔的情景,當即火上加油,一發不可收拾,連忙跪到床榻前,瞬也不瞬的盯住眼前的好物,嘖嘖連聲:「師姐這裡怎會這樣美,粉粉嫩嫩的,實在太迷人了……」

  「比起你的筱兒又怎樣?」南凌雪盯著他的俊臉。

  「簡直旗鼓相當,都是一般美……」花翎玉也不多說,立即埋首便舔。
  「啊……師弟!」南凌雪美得雙腿直抖,玉指盡量扳開嬌嫩的門戶,好讓他吃得更澈底:「好美,你……你舔得師姐好受用,那……那顆花蒂……也為師姐舔一舔……對!就是這裡……」

  花翎玉十足鯉魚嚼水似的,舔得水聲「咕唧」大作。南凌雪瞬間就被他挑起了淫筋,當堂淫水如注,手足戰慄,口裡不住嗚咽呻吟,才片霎工夫,已見她渾身繃緊,美目乜斜,顫悠悠的湧出一大股水兒,劈頭劈腦澆了花翎玉一臉。
  「啊!不行了……給你弄……弄出來了……」南凌雪洩得全身亂抖,仰在床上不停喘氣。

  花翎玉用手抹去臉上的花汁,看見南凌雪的模樣,見她洩得抖動個不休,只得停了下來,爬上床榻將她擁抱入懷,問道:「凌雪姐洩了很多喔,舒服麼?」
  南凌雪高潮未退,一時無力回答他,只是點了點頭.

  花翎玉輕撫著她的身子,低聲道:「適才真是有些忍不住想弄進去,幸好給妳劈頭帶臉澆了個不亦樂乎,將我澆醒了過來,若非這樣,恐怕我已……」
  南凌雪聽見,「噗哧」輕笑一聲,伸出玉手摟住他:「真是萬幸,要是你真的插進來,破了童子身,你叫我如何和宮主交代,師姐唯有一死而已。」

  「現在想來,都覺得慚愧!」花翎玉也自一笑:「但凌雪姐妳可不能怪我,誰叫妳長得這麼美,還這般誘人,那個男人會忍得住。」

  南凌雪送他一個甜蜜的笑容,柔聲道:「你真是那麼想要師姐?」

  花翎玉連忙道:「當然想。待我衝破神功第二層,妳得答應我,讓我……」
  「讓你什麼?」南凌雪嫣然笑問。

  「妳明知故問!」花翎玉親著她臉頰,貼住她耳邊道:「願意給我嗎?」
  「只要你想要,師姐隨時給你,就只怕到得那時,你心裡只會記得筱兒和莆姑娘,忘記我這個師姐了。」

  花翎玉道:「絕對不會,我可以馬上許誓!」

  「誰要你這樣。」南凌雪伸手握住他的肉棒,徐徐擼動:「剛才你說很想進入我身體,現在還想不想?」

  「想都沒有用!」花翎玉搖頭一笑:「但我確實忍得很辛苦!」

  南凌雪笑道:「見你如此辛苦,我就行行好讓你插進來,好不好?」

  花翎玉瞪大眼晴:「這個……這個怎使得!」

  南凌雪張著水汪汪的眼睛,瞧著他道:「你親我一下,我就告訴你。」
  花翎玉當然不會拒絕,在她俏臉親了幾口,南凌雪回吻他一下,柔聲道:「師姐前面的小蜜穴,現在確實無法給你,但你不可忘記,女人仍有兩個洞兒可以讓你舒服,一個是嘴兒,但你已經嘗過了,另一個就是後面的菊眼兒。師姐愛你憐你,今晚就給你嘗嘗鮮,可好?」

  「但這……這樣會否出問題?」花翎玉愕然起來。

  南凌雪搖了搖頭:「只要你的肉屌不接觸女子的陰氣,就不會對你有任何影響,依然是個童子身,可是你必須注意,一會咱倆交合時,須得小心行事!為了不讓你沾到牝戶的水兒,師姐可不能臥在床上給你弄,你要從後進入我身體,而且要由上往下弄進來,才不會觸到師姐的陰部,明白嗎?」

  「原來還有這等好事!」花翎玉笑道:「那麼我……我可不可以射進去?」
  南凌雪微笑點頭:「當然可以,只要你有本事,今晚想射多少次都給你。」
  花翎玉想一想又道:「我曾經聽宮裡的人說,後面可不比前面寬綽,那裡又窄又緊,我擔心會弄痛了妳!」

  「你這般疼惜師姐,人家很高興. 」南凌雪輕撫著他俊臉:「不過你可以放心,師姐的後門已有多人走過了,不用擔心我。」說罷,撐起身子,翻身趴在床榻上,將個豐臀高高的仰起。

  花翎玉把眼一看,喉間即時「咕」的一聲,吞了一下口水:「師姐的菊眼兒很美,色澤豔如瓊葩,令人看得好不動興. 」

  「你喜歡就好!」南凌雪雙手扳開玉股,將個粉眼兒呈現在花翎玉眼前:「快來吧,把你的大屌弄進來……」

  花翎玉聽見,不禁慾念狂飆,握緊手上的玉龍,將個龜頭抵住菊穴口,沒稜沒腦的亂搗,豈知接連數下,竟然無法進入半分,心中大急起來:「師姐那裡……那裡好緊,我……實在進不去……」

  南凌雪道:「不要憐惜師姐,再使點力……」

  花翎玉應了一聲,這回加重幾分力度,著力一捅,整個龜頭果然擠了進去,一股難以形容的緊繃,教二人同時呼噓了一聲:「妳……箍得我好舒服!凌雪師姐,前面也是這般緊嗎?」

  南凌雪被他使力一擠,登時遍體酥慵,此刻見問,悄悄呼了一口氣,回道:「感覺會不一樣,不過但凡修習玄陰訣的女子,牝戶都比一般人窄小,尤其當有異物闖進來,便會自動產生一股強烈的收縮,將異物牢牢羈勒住。一次我和宮裡一名師兄偷歡,他才一插進來,就立即忍受不住,竟然噗嗤嗤的射了出來,你道可笑嗎!」

  花翎玉聽見,亦覺感同身受,知道此刻若然強行深進,恐怕真會忍受不住,當下深深吸了一口氣,打迭精神,才敢一分一分捱磨推進,幾經辛苦艱難,才把陽具全沒了進去。

  南凌雪被他撐得脹滿難當,又覺異常甘美,直爽得眉黛偷顰,禁不住喊道:「啊!我的好師弟,師姐終於……終於給你撐滿了……」

  花翎玉只覺裡面奇窄無比,給腸壁勒得絲髮難容,加之緊煖柔膩,如投入千層疊巘之中,確實受用非常。花翎玉牢牢抵著深處片刻,才緩緩抽動,十多下過去,終於嘗到美甘甘的滋味,動作不由愈來愈快。

  「師姐快要美暈了,你弄得……人家好舒服……」也不知南凌雪是甘還是苦,只見她美目乜斜,哀鳴不勝,時而拋晃豐臀,配合花翎玉的抽送:「師弟你好硬,不要停下來,用力肏……肏你這個淫蕩的師姐……」

  「我……我都很舒服,實在不想停……」花翎玉跪在她身後,雙手扳住南凌雪的肉股,放情疾搗.

  「唔!快不行了,摸我……」南凌雪後庭條暢,連帶牝戶都騷動起來,只見蜜液從花穴涔涔而下,不覺間已流了一席。

  花翎玉伸手往前,握著一隻垂晃的玉乳,只覺入手軟綿綿,滑膩膩,不由情興大發,大叫道:「凌雪姐這對……大寶貝好美,肯定迷倒不少人……」花翎玉喘呼呼的使勁猛捅,下下盡根,直搗得南凌雪身晃肢搖.

  南凌雪愈發難過,忍不住伸手到前面花戶,放情抆拭,豈知愈弄愈糟,整個牝戶都作怪起來,變得酥麻難當,幾乎便要哭出來:「啊!要死了……」一根玉指倏然插進陰道,搰搰然肆情挖掘起來,才弄得數十下,已是撐持不住,身子幾個哆嗦,竟爾大丟起來:「師姐要升天了……啊!丟了,要丟給你了……」陰精和著淫水,不停往外狂滲而出。

  花翎玉只覺甬道驟然生出一股強大的吸力,整個龜頭給嗍得酥麻爽利,陣陣洩意油然而生,此刻聽見南凌雪的說話,才曉得南凌雪已經洩身,當下道:「我……我也忍不住,要……要射進去了……」

  南凌雪洩得暢快淋漓,渾身仍是一抖一抖的抽搐,只點著螓首,以作回應。
  與此同時,花翎玉已挨磨不住,馬眼突然大開,大股陽精猛然疾噴,直澆向後庭深處:「啊……」花翎玉抓緊兩團白生生的股肉,顫抖抖的連珠炮發,射了個盡興,待得精盡,依依不捨拔出了肉棒,身子隨即一歪,已癱倒在床榻上,不停地喘氣。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a198231189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